大陆记者的台湾印象:“因为你是祖国大陆同胞”(图)

信息提供日期:2016-04-13信息来源:市台湾事务办公室   [内容纠错]

  

正在对着古建筑写生的金门学生

  从厦门循“小三通”航线坐船到金门只需30多分钟,也许因为近得仿佛一脚就可以跨过去,觉得总有机会反而一直没动身。想不到这机会在我赴台湾当驻点记者后来临。为纪念“八二三炮战”53周年,金门隆重举办以和平祈福为主题的一系列活动,我从台北飞过去采访,足足用了50分钟。

  原以为偌大的金门岛必有我的栖身之所,可是那些天到金门参加活动的人从四面八方涌入,家家宾馆客满。怎么办?

  有问题找阿SIR啊!参加完古宁头的“和平墙揭幕仪式”,看见路口站着两位警察,连忙过去求助。领头的一位警察听我细说了原委,沉吟了一下,说:“这样吧,我开车带你到金城镇碰碰运气,说不准有预订后又没来住的,不行再去试试水头那边的民宿。”

  想不到金门的警察会开车陪我找旅馆,这结果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金城镇的小巧也出乎我的意料,阿SIR把车停在路边说:“我记得这里有一两家,但不知道还有没有房间,你下去问问,别急,别急啊!”说完就坐在驾驶座耐心等待。

  运气可没那么好,一家家问过去,除了客满还是客满。

  “那我送你到车站,那里每隔半小时就有一趟班车发往水头,也有很多计程车。不好意思,我还有公务,不能送你了,真不好意思啊,希望你在金门采访顺利……”阿SIR一再道歉,好像没帮我找到旅馆是他的过错似的。

  此时日头已经偏西,着急的我拦了一部计程车。这里的计程车不用计价器而是议价包车,刚要上车,见车里已坐了一位乘客就想退下,却听那乘客说:“没事一起走吧,我们刚好是一个方向。”这位乘客是金门人,一直在厦门做生意,要赶到水头码头搭船去对岸,听说我是福建人又在厦门念过书,就高兴地与我攀谈起来。计程车先行至我的目的地——民宿集中的水头聚落,我掏出钱包准备和他分摊车费,“啊,不用了不用了,顺路而已,都是自己人千万别见外……”他连连摆手,这番话让尚未找到落脚处,在金门人地生疏的我倍感温暖。

  下了车拖着行李走向浸在橘红夕阳中的水头聚落,只见大片石基砖墙的闽式老厝和各式洋楼穿插铺排于田园草野间,飞檐翘脊列列相对刺向天空,那些老厝的门楣上都挂了诗意的民宿名字。

  我一间间地敲门进去,尔后又悻悻退出,民宿主人纷纷告诉我,一直到23号都不会有空房。几近绝望地敲到最后一间,一只白色小狗率先奔出来以狂吠欢迎,“宝宝,乖,别闹!”一个矮壮的中年男人在后面跟着,听我说明来意,立即做了个立正的动作:“欢迎祖国大陆同胞,我叫黄民生,向你报告一下,目前所有客房都有人预订了,只是还没入住。”他的举止让我忍俊不禁。

  我请求他跟预订的客人沟通一下,看能不能为我腾间房?“好的,祖国大陆同胞,我这就联系,尽量争取,然后马上向你报告。”

  我几乎是一边祈祷一边听他与客人通电话,结果在夜幕降临时分,我终于在这家新近开张的乐活民宿安顿了下来。

  刚把行李放进房间,黄老板就过来打招呼:“祖国大陆同胞,请跟我来看一下,保证你会感动。”我将信将疑地随他走到二进厅堂,眼前的情景让我一愣,只见一张大供桌的一边插了面五星红旗。

  “这样行吗?老板?”我问。

  “怎么不行?我是坚决拥护两岸合作,坚决维护两岸和平。”他像宣誓一般地说。这样似乎还不足以表达他的坚定立场,又从自己住的那间屋里拿出一本纸页发黄的册子:“向祖国大陆同胞报告一下,这是我们黄氏族谱,你仔细看看,上面都有记载:我们是金门‘紫云衍派’一脉,祖先为避战乱从河南信阳迁到福建泉州,元末渡海来到金门前水头,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而且金门以前是叫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县金门镇,老一辈说进城就是进同安县城……”他言之凿凿又有点刻意套近乎的样子再度让我笑出声来。

  说话间,那些订了房的台湾客人如约到来,黄老板又是解释又是道歉,让他们6个成人挤进了两间双人房。之所以这么做,用他的“黄式语言”解释就是:“因为你是祖国大陆同胞,因为我在上海呆过8年,因为祖国大陆同胞给过我很多帮助,所以照顾祖国大陆同胞是必须滴……”

  当晚明月高悬,我们坐在凉风习习的老厝庭院里闲聊,话题自然绕不开53年前那场挟腥风裹血雨的“八二三炮战”。说起那些惊心动魄的亲身经历,黄老板反倒没有了先前那种诙谐夸张的语调。末了郑重地加上一句:“战争真的太可怕,我们金门人最有体会,两岸永远也不要再打仗了。”

  听着这话我抬头仰望夜空,初踏金门遇到的这些人一一掠过脑海。我心想,虽然历史曾在这里划下弹痕,但两岸关系发展到今天,两岸民众“化干戈为玉帛”的心愿都是真诚的,因为诚如黄老板所言: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