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年前的渡海之战(一)-荷兰侵占中国台湾

信息提供日期:2016-04-13信息来源:市台湾事务办公室   [内容纠错]

  最能体现两岸人民心连心的是共同保卫台湾。台湾与大陆血脉相连,台湾与大陆更是休戚与共。为维护祖国的尊严、为保卫祖国主权和领土的完整,为保卫台湾民众的劳动果实,两岸人民与外国侵略势力和内部分裂势力进行过坚决的斗争,在中华民族反分裂反侵略斗争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发生在380年前的渡海之战,郑成功胜利收复台湾,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伟大壮举。

  荷兰人侵占中国台湾

  在近代西方一些国家综合实力开始增长以后,随着综合实力的增长,殖民扩张成为这些西方国家的基本国策。中国和许多尚处于封建阶段的国家一样,成为西方列强侵略的对象,中国的台湾,则成为西方殖民者侵略的第一批目标。

  荷兰掠夺澎湖 1600年,强盛起来的荷兰摆脱了西班牙控制,开始向外扩张。为实施对东方的控制,于1602年成立“东印度公司”。东印度公司得到国会授权,可以直接对商务地区的主权者签约、驻军、筑城、铸币以及任命地方行政长官和法官,实际上成为拥有各种权力的政治大本营。东印度公司在印尼爪哇岛的巴达维亚(今雅加达)驻有远东分公司,巴达维亚分公司全面指挥侵占中国台湾的战争。

  400多年前的荷兰人在亚洲的胃口很大,巴达维亚公司成立后,通过非法贸易、强卖强买、抢劫掠夺、武装侵略等手段,明抢暗夺,东方国家和人民的无数财富成了他们的战利品。到1615年间,巴达维亚公司先后抢夺各国商船540艘,拥有800艘武装商船,已经成为进行非法贸易和武装侵略的大本营,成为荷兰在远东活动的指挥中心和行动基地,攻占中国台澎地区成为它的主要目标。

  荷兰对台澎的野心由来已久,早在1604年8月,荷兰武装船队在韦麻郎(W.V.Waerwijk)指挥下,在进攻已被葡萄牙人占领的澳门的计划破产后,开始转向当时因为春汛结束没有明朝驻军的澎湖岛,在岛上“伐木筑舍”,为长期占领澎湖作准备。得知这一消息后,明朝福建都司沈有容率领武装在澎湖登陆,严令韦麻郎退下海去。面对武力威逼,荷兰军队被迫退出澎湖,回到巴达维亚。为纪念沈有容不畏强暴、斥退侵略的壮举,当时民众立下了一块刻有“沈有容谕退红毛番韦麻郎等”、被称为“台湾第一座石碑”的石碑,1919年出土后改立在台南天后宫清风阁右壁处,它今天成为西方殖民势力侵略台湾、中国人民反对侵略的见证人。

  第一次失败后荷兰一直在筹划新的战争,没有停止对台澎地区的侵略野心,东印度公司一再要远东分公司在中国沿海地区建立贸易地点,贩运中国的生丝和瓷器,以“带来更多的收入和繁荣”。1621年11月间,东印度公司开始策划侵略中国的行动。1622年6月29日,在雷约兹(Cornelis Reijersz )的指挥下,东印度公司的17艘武装商船到达澎湖岛马公港,7月11日荷兰殖民者在澎湖马公红木埕登陆,8月1日开始在澎湖风柜尾修建城堡。荷兰人在澎湖抢走中国人的600余艘各类渔船,强迫中国人为他们修筑工事、炮台和城寨。在苦役中,有1300名中国人饿死累死,有270多人被掠往爪哇做苦役,从中可以看出新兴殖民者的贪婪、无耻、残忍。以后荷兰利用在澎湖的基地,不断骚扰中国大陆,严重危害东南沿海民众的生产和生活。

  明朝政府决心把荷兰殖民者从澎湖赶走,保卫台湾海峡的正常生产秩序,1624年2月8日,福建巡抚南居益派遣守备王梦熊率领的水军,在澎湖北部吉贝屿、白沙岛东部登陆,向荷兰殖民者发动进攻,双方激战数次。荷兰殖民者难以坚持,8月间退守风柜尾的荷兰新任司令宋克(Martinus Sonck)同意撤出澎湖,福建当局则允许他们到台湾进行贸易活动。这为荷兰侵占台湾提供了机会。

  荷兰人占领台湾

  台南地区对荷兰人来说很熟悉,早在1622年7月荷兰人侵占澎湖时,雷约兹则来到台湾大员港(台南)的海域和陆地进行侦察和测量,也进行过一些商业贸易活动,这无疑是为侵台行动作准备。

  当时的大员外海共有11个岛屿,宽约半华里的台江口南航道以北,是北线尾、加老湾、隙仔港、海翁仙4个岛屿,台江口南航道以南是从一鲲鯓到七鲲鯓排列着7个岛屿,由北向南组成天然屏障,形成最阔处为6余里、长30余里、可以同时停泊千余艘船只的大型良港。此外,在北线尾北端的鹿耳屿和加老湾之间则是宽约1华里的鹿耳门水道,则是进入台江的主要航道。如果没有大潮的话,鹿耳门航道太浅,难于通过吃水较深的战船,因而易守难攻,具有较高的军事价值。

  殖民者为达到侵略目的无所不用其极。1624年9月,宋克指挥的荷兰武装船队,在离开澎湖风柜尾后来到台湾大员。当时,装出一付可怜样的荷兰人提出只要借用“一张牛皮大的地方”就行了,善良的中国人当然信以为真,以为荷兰人只是为停船上岸,所需地方不大,也就同意了。殖民者的狡猾骗过了中国人。

  殖民者眼中的一张牛皮大的地方有多大呢?荷兰殖民者首先占领一鲲鯓,即今天的台南安平一带,并且在大兴土木,修建“奥伦治城”。当地的中国人要求荷兰人承诺“一张牛皮大的地方”时,无耻的殖民者竟然把一张牛皮分割成很细的皮线,连接起来圈地,这就是“一张牛皮”。奥伦治城,后来改为荷兰的一个“州”,定名为“热兰遮城”,成为荷兰驻台湾的“总督府”。内城于1632年底完工,外城在2年后完工,它是建立在中国台湾的第一个外国侵略者的据点。

  第二个据点是“赤坎楼”。在修建热兰遮城的同时,又在台江对面的赤坎修建仓库、住宅、商业区,定名为普罗文查城,后改名为赤坎楼。以后还在台江口两侧修造了坚固的堡垒炮台。靠欺骗占领台湾的荷兰人,对借给他们土地的中国人不仅不领情,反而予以残酷掠夺、镇压,殖民者在台湾犯下了无法饶恕的罪行。

  台湾丰富的物产成为殖民者掠夺的对象。荷兰人掠夺的主要物品是台湾特产鹿皮、樟脑、槟榔、米和砂糖等。鹿皮,是当时中国台湾的主要输出物资,在高峰的1638年,荷兰从中国台湾仅输往日本的鹿皮就达15万张。当时日本处于战国时期,日本武士最喜欢用鹿皮制作“阵羽织”。殖民者掠夺台湾的财富难以计算。

  与掠夺同时进行的是转口贸易,荷兰人在高峰年代每年从中国大陆运货来中国台湾的商船超过百艘,从台湾输出的货物价值几百万荷兰盾。他们把台湾的米、砂糖、鹿皮和藤输往日本,甚至波斯;把从荷兰运来的金属、药材,从巴达维亚运来的香料、胡椒、琥珀、锡、铅、棉布、鸦片等,经由中国台湾输往中国大陆;再把中国大陆的生丝、瓷器、丝织品、黄金等货物,经台湾转口输往巴达维亚或欧洲地区。在这类不平等贸易中,荷兰从中国的大陆和台湾掠夺了无数的货物,也通过对在中国台湾地区经商的中国、日本和南洋等地的商人,抽取高额税收,获取巨额利润。荷兰人从事的转口贸易,有着浓厚的殖民性质。

  在荷兰殖民者统治的地区,种地要交租,狩猎、捕渔要办理许可证,人口要交人头税,殖民者疯狂掠夺当地的中国人。在今天的台南、嘉义等地,还有一些名为“王田”的村庄。“王田”是指荷兰人从高山族抢到的土地,再交给当地商人和地主承租。

  荷兰人在台湾掠夺了大量财富,当时一位荷兰总督称:“台湾真是公司的一头好奶牛”。在东印度公司在亚洲的25个商馆中,在中国台湾的荷兰殖民者上交利益位居第二,占总利润的25.5%。 年均运回荷兰的财富达40万荷兰盾,相当于4吨黄金。在当时的生产力状况下,这已是天文数字。

  400年前的荷兰人在台湾的行为,充分暴露出殖民本性。在荷兰殖民者中,有一名叫做君士坦丁·诺贝尔的刽子手,他把中国人称为“猪猡”、“野蛮人”,嗜杀成性,他亲手杀害的中国人就达100人以上。多少手无寸铁的中国人,死在殖民者的刀枪下。

  殖民者惯用手段之一是大屠杀。1635年11月,荷兰驻台的第4任总督普特曼(Hans Putmans)带领军队,杀害了麻豆村的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26名村民,烧毁民房,砍伐椰树和槟榔树,逼使麻豆村头人签订和约,接受荷兰人的统治。在风景秀丽的小琉球岛,1636年5月至7月,又是普特曼这位殖民者,带领军队上岛,捕杀和掠走当地居民千人以上。……

  荷兰人一方面实施恐怖统治、进行掠夺性贸易,一方面进行文化侵略。为扩展基督教势力,强迫当地居民信教。如在1658年,一次放逐了298名平埔族妇女,其中250人被活活饿死,另外48人发誓信奉基督教后才准许回家。从中可以看出,西方殖民者在占领别国领土、掠夺别国人民的同时,十分重视文化侵略,以图牢固、永远地控制占领区。

  荷兰占领台湾38年,共有12任总督。荷兰在台湾的驻军、官员、商人和家属经常保持2000-3000人,其中军队有1000余人。靠这批力量,要实施有效统治是十分困难的。进岛后,他们像在麻豆村、小琉球岛上的强盗行径一样,强迫当地居民臣服。到1636年底,已经在57个村落签订协议,以保持荷兰人对这些地区的统治。到1645年底势力范围扩展到已经开发的西海岸平原的中部地区和东部部分地区。统治当地居民约6万余人,占当时人口的40-50%。

  刺刀下的协议是不可能长久的,被侵略被压迫的人民总是要起来反抗的。中国人民不会屈服,对于荷兰人在台湾的殖民统治,中国人民一再进行顽强的反抗,其中著名的有1652年秋发生的甲螺郭怀一起义。这次起义因为叛徒的出卖很快失败,郭怀一在作战中牺牲,副指挥龙官等9000多人被杀。郭怀一起义在荷兰人的血腥镇压下虽然失败,但也表明荷兰人的殖民统治已经走向衰落,已经距离被驱逐出境不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