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服务 > 台湾百科 > 历史

愤怒的台湾(一)

信息提供日期:2017-03-15信息来源: 市台湾事务办公室 [内容纠错]

  武装抗日运动(自1895年至l915年)

  (一)清朝割让台湾的经过

  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欧美帝国主义者相继侵略中国,正当腐败无能的清朝政府无法应付这些侵略者之时,东邻小国日本,乃乘火打劫,展开蚕食政策,藉朝鲜独立问题干涉清廷,进而开启战端,这就是1894年的所谓“甲午之役”。战争的结果是,新兴资本主义日本竟战胜了“老大帝国”的清军,缔结《马关条约》,清廷把台湾割让给日本。

  李鸿章和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及外相陆奥宗光签订《马关条约》之后,自知丧权辱国,无颜以对国人,乃于还天津之后,称病不敢入都,只派伍廷芳携带条约至京。因在他未去谈判时,对于朝中与日本议割台湾,朝野已一致愤激,台湾方面的官民,抗击尤为激烈;及《马关条约》发表,国内外官民,更上奏拒绝批准,不下数百起。当时康有为等数千人上书,文辞激烈悲壮,使清廷亦为之愧悔,下令李鸿章改议。但李以为,既然以全权签约,如加更改,将贻笑万邦,坚决不从。 反对派的活动毫无结果,列强尤其英美又多偏袒日本(俄、德、法曾极力阻挡,但毫无效果,此亦为日俄战争之远因),清廷乃命伍廷芳为“换约使”,赴烟台换约。日本换约使伊东已代治也至烟台,于1895年5月8日夜间换约。至5月18日,清廷命李鸿章之子李经方为“割台湾使”,日本即以桦山资纪为台湾总督,在基隆口外日舰上,进行奇耻大辱的台湾授受勾当。

  (二)台湾人民的独立抗战与“台湾民主国”的成立

  台湾割让给日本的消息,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悲愤反对,台湾居民尤痛哭呼号,起义反抗。台湾巡抚唐景崧,闻《马关条约》中已将台湾割与日本,立即致电总理衙门,乞在华外国公使支援,并求英国出而主持公义,及求法国派兵来援,以反抗日本,但均无所成,始知帝国主义者原为一丘之貉,不足以倚,乃决心独立抵抗。

  是时绅士丘逢甲亦率领人民谒巡抚唐景崧,提议台湾实行独立自主,反抗日本侵略。唐氏乃与台湾防务帮办刘永福相谋,成立“台湾民主国”,改年号为“永清”,推唐景崧为总统,发表抗日宣言,并推举丘逢甲为副总统兼义军总领,派姚文栋为游说使,赴北京报告建国真相,并与国内反对和议割台之大员,如张之洞等及中央军机处官员,暗相联络,以便获得国内支援。

  但日寇为实现其占领台湾的野心,不惜出动大兵,以北自川宫能久亲王为司令,率领近卫师团大举侵台。由台湾东北角澳底登陆,越三貂岭,攻陷基隆。台北地方的民众,仍不断地和日军进行战斗,展开激烈的游击战。

  在这时候,台北浪人辜显荣前往基隆,引导日军攻台北。丘逢甲闻讯,急调台中义军驰援,但行至中途,台北已被攻陷了。台南人民在唐景崧出走及台北陷入敌人手里的情况下,公举刘永福为抗日统帅。

  日军得台北后,一面侵宜兰,一面攻新竹。丘逢甲率领义军(民军)在新竹一带与日军大战。新竹、嘉义、彰化等地之会战激烈空前,一说日寇能久亲王实于嘉义之役阵亡,日人秘而不宣,却说在台南病死。嘉义陷后,终因饷缺粮绝,孤立无援,义军统领丘逢甲亦不得不离台。

  在台南方面,即由刘永福领导,继续团结散军,结合全岛富绅,召集义民,募集军饷,征募抗丁,训练抗日民军,以黑旗为徽号,因此有“黑旗军”之名,声势仍极浩大,坚持保卫台湾,反抗日军到底。

  其时日本大本营,则制定三面进攻计划:在台北编成“南进军”,派能久亲王率近卫师团,由彰化经嘉义向台南;派乃木中将率第二师团,由南部枋寮登陆,经风山侵台南;又派贞爱亲王率混成旅团,在西部布袋嘴登陆,犯台南前方侧面,围攻台南。但遭遇意外顽强的抵抗,缺乏新式武器与训练的台南抗日军,到处对日军加以阻击,经过一个月的血战,日军攻入台南城。抗日统帅刘永福,不顾日军一切诱惑,坚持抵抗。及大势已去,乃赴安平,率残部返大陆。而日军最高统帅能久亲王,一说也于此役阵亡。

  日军攻占台南后,于11月下旬始公布“全台平定”。

  据日方事后发表,侵占台湾之役,参加兵力约5万人,佚子约2.5万人,马9400余匹。战死和病死者5000余人,因病送返日本者约2.5万人,留于台湾治病者5000余人,总计损失达3.5万余人,即出征者的半数以上。但台湾人民被杀死者,据不完全的估计(当时事实上是无法统计),达数十万,可见日寇征台时的残忍,以及台湾人民牺牲之大!

  (三)初期的武装抗日运动

  南部抗日义军惨败之后,日军宣布台湾“全岛平定”。当然这是对外的宣传,实际上台湾各地,还不断地发生抗日游击战,成为日据时代台湾人民初期的民族运动的形式。而日方则重演中国历代统治者的故伎,称之为“匪乱”。

  日本宣布“全岛平定”的日子是l895年11月,但是l2月30 日就发生了林大北领导的抗日暴动,在北部发动,包围了宜兰县。第二年,l896年1月,又有陈秋菊、胡阿锦等所领导的抗日暴动,袭击台北。此时深坑、士林、沪尾、枋桥(今之板桥)、锡口(今之松山)、瑞芳、金包里(今金山)、海山口、罗东等处,没有一处不起来响应,袭击官衙,占领村庄,包围及袭击城市。1896年5月.清军中的猛将刘德杓率部由卑南入云林山中,散发檄文,反对割让台湾,号召台湾人民起来反抗日本统治者,一时附近居民,纷纷响应,形成台湾中部一大抗日势力。6月30日,太平顶义士简义率领部众,大举进袭云林。此外林圯埔(今南投竹山)、南投、台中、彰化、北斗、他里雾(今云林斗南)、鹿港、员林、莉桐巷(包括今云林县莉桐、甘厝、甘西、兴桐等村)、大埔林(今嘉义大林)等地,亦纷纷响应,起来反抗日军的统治。7月10日,义士黄国镇、阮振等大举包围嘉义,建立台湾中南部抗日根据地。

  日寇对于台湾人民的武装抗战,显得手忙脚乱。他们首先“讨伐”斗六、南投方面的抗日势力,镇压了简义。但同年ll月19日.民众领袖柯铁又与刘德杓部会合,而郑吉生部于同一天猛袭凤山。日军于12月27 日,以第二旅团攻太平顶山区的柯铁所部,但毫无结果,而各地的抗日暴动并不因日军的血洗而消极。

  1897年的台湾,全岛还是在骚动中,武装抗日斗争几乎没有一天停止过。南部方面:是年11月23日,抗日领袖黄茂松等,袭击了朴子脚(今朴子)日本所设“支厅”。北部方面:于同年5月8日(即日本正式割台湾入日本版图的纪念日),陈秋菊所部又大举袭击台北,不幸失败,先锋部自领袖詹振以下,同时惨遭最残酷的仇杀,日方公报只承认杀死“匪贼”200余人,但是实际何止十倍!

  (四)日寇的“抚剿政策”

  为了镇压台湾人民的武装抗日运动,日寇最初是采取警察、宪兵、军队三者合作的“讨伐”,用惨无人道的杀戮、最恐怖的手段,以图压服暴动,维持统治。但台湾人民对日寇的仇恨,却更深了。于是日寇一改过去的武力万能的一味“讨伐”,而新采用所谓“土匪招降”的做法,各地领袖被诱降之后,日寇就实行对他们部属的分解、监禁和杀戮,到其部属全面被消灭之后,再将被诱降的领袖加以处死。因此,这种“招降政策”,只能实施于北部,至于南部的领袖,鉴于北部抗日部队的覆辙,他们不但对日方的引诱置之不理,而且继续反抗。又由于日寇的苛捐杂税,激起了台湾人民普遍的反感,台湾的抗日斗争,没有因“招降政策”而消沉,其势力反而日益壮大。

  1898年7月,高乞集结义民占领横山,又与林添丁所部联合袭击店仔口(今台南白河)日本办务署,这是南台北路的情形。南台的南路,抗日势力更盛,据日方报道,在林少猫、林添福等领导之下,亦有武装人员3000余。同年年底,大举袭击各州厅日本办务署。l2月19日,下淡水溪地方的抗日部队攻入恒春,与高山族700余人联合,袭击日本办务署,占领日本各机关,历时十余日,至31日始退出。

  日本的诱降政策,在南部完全失败,因此日寇不得不再实施恐怖的“讨伐”和血腥的屠杀政策,对于凡曾有抗日分子存在的村庄,不分皂白,一律焚杀。1899年1月,日军以大队猛攻云林,并且利用清朝方面的奸细,诱捕该地抗日领袖刘德杓,移交清廷,才算一时压下了云林方面的抗日势力。

  从此以后,日寇就开始进行无情的“血的扫荡”。l899年3月,大坪顶(今高雄小港、坪顶、大坪等地)地方的柯铁、后大埔(今嘉义大埔)的黄国镇、冻仔脚的林添丁等人被围困,不得已由领袖个别出降。同年4月,十八重溪的阮振,5月12日,南路的林少猫,被攻亦暂时“归顺”。同年l2月,拒绝诱降的高乞、魏开、卢石头等部,受到日军第三旅团的围剿;l900年5月1日假降的云林柯铁所部又起反抗,终因遭到日军第三师团的扫荡而被消灭。

  20世纪一开始,l901年2月,詹阿瑞领导发动了对台中日寇的大举进攻,同年ll月23日,嘉义的黄茂松等亦发动对朴仔脚日本办务署的攻击,揭开了20世纪台湾抗日斗争的第一页。

  这样,台湾中南部的抗日民众,在日军“血的扫荡”,众寡悬殊的形势之下,坚持作战十个多月,至是年12月,放弄山抗日根据地被攻陷,黄茂松等40余领袖惨遭杀害。第二年三四月,黄国镇、林添丁先后被捕,均于当日因不屈而被杀。是年4月15日,仍秘密进行抗战的阮振,在店仔口一役,壮烈牺牲。1902年5月25日,张大猷等360余人假投降,在这一天日方特别举行“归顺典礼”时,突然起而暴动,杀死了日方许多重要官吏及将领,最后因寡不敌众而全部被害。

  (五)林少猫事件

  林少猫是台湾南部的社会领袖,他在凤山、阿猴(今之屏东)、潮州、阿里港(今屏东里港)、东港、下淡水溪各地,有极大的潜势力。他与台南的林天福和吴万兴等,互通声气,以义相结,不甘受日寇的奴役。1898年12月,他们即曾联合起来,以千余人出击潮州日本办务署,杀死办务署长濑户等,一时台南方面的日寇,亦因而恐慌逃避。是时的总督儿玉源太郎也只好宣布招抚,不惜尽其诱惑之能事,使林少猫等误中其计,并遭日寇枪杀。事后,日寇又在后壁林惨杀林氏家属及亲友,共男子107人,女子31人,幼童l5人。捕获后杀死的男子31人,女子22人,小儿25人。其惨无人道,已可想见,何况这种报告上的数目,不知已打了多少折扣呢!林少猫之外,其他民族领袖吴万兴、林天福等亦一齐被杀。

  据日方文件公布:自1897年至l902年,台湾抗战志士被捕者8030人,其中被杀者3473人,而在战争中被焚杀活埋者,更不知凡几。这种台湾人民为国牺牲的精神,真是中华民族最优秀传统的表现!

  (六)武装抗日的末期

  由于日寇之暴虐无道,奸诈虚伪,实行“先抚而后剿”的政策,台湾各地的抗日暴动,相继失败了,而以l902年林少猫事件为最后,台湾的抗日斗争,也就逐渐衰退下去。

  1902年至l907年,这四五年间,表面上台湾人民像是“归顺”了日本帝国主义,但是,台湾人民对日寇的仇恨心,是有增无减,他们随时都准备着去奋斗牺牲。自1907年至l915年,这八九年间,此伏彼起,发生了下面几次大规模的抗日斗争:

  北埔事件

  l907年11月14日,新竹应月眉庄蔡清淋领导民众掀起抗日暴动,攻占北埔支厅,捕杀日本支厅长,各官署长官、警察等18人,日官家属22人,及其他在地方虐待人民的日本人15名。进而南下,直扑新竹。后来在日方台北守备队、警察队合攻之下,始被镇压下去。

  林圯埔事件

  日本大财阀三菱,在日当局庇护之下,侵占民间竹林,大举采伐,引起人民的极度反感。于是志士刘乾,号召人民起而抗日,于l912年3月23日,进袭林圯埔支厅(今之竹山)顶林庄警察官派出所,杀死日本警官。南投厅即动员大批军警,向山林攻击,交战7日,结果起义者寡不敌众,多人被杀,12人被捕,后皆被处死刑。

  土库起义

  林圯埔事件后仅三个月,又有嘉义应打猫(今民雄)地方的农民林朝等,传播祖国反清革命已告成功的消息,号召乡民响应,以驱逐日寇。于6月27日为日方发觉,大举搜捕,发生巷战。林氏等多人被害。

  苗栗事件

  祖国反清革命对台湾的影响日益普及,时有新竹厅苗栗牛桐庄人罗福星发动全岛抗日运动。罗氏曾任新加坡华侨学校校长,富有革命意识,辛亥革命时,亦参加过革命军。于l912年渡台,在苗栗地方组织革命同盟会、新民会等,不幸在推进革命组织中,在淡水方面为日方所捕。经过长期的搜查检举,被捕革命同志达1211人,于1914年11月至l2月,在日寇苗栗临时法院受审,结果被判死刑者221人,有期徒刑者285人。

  这一次事件,对日寇的直接打击,虽因事泄而不大,但是在开始以有组织的力量反抗日寇这一点上,有很大的意义,而且在提高台湾人民的民族革命意识方面,亦存很大的影响。

  (七)西来庵事件

  西来庵事件的领袖余清芳,屏东人,曾任台南厅风山县的警员,因目睹日人暴政,愤然辞职,常怀驱逐日人、光复台湾之心。他辞职后,于l915年,迁居于台南县后乡庄,邻近噍吧哞哖今玉井),见噍吧哖人受日人压迫,不堪坐视,乃决心起事。

  余清芳与该县竹头崎(今嘉义竹崎)庄区长江定有交,他们俩又招嘉义厅他里雾人罗俊、台南厅参事苏有志、大潭庄区长郑利记等,密谋结盟抗日举义。1915年2月,余清芳与江定拟定起义计划,罗俊亦参加,由三人名义向各地“菜堂”(斋教)活动,劝勉各信徒一致奋起,与台南西来庵的董事合作,发动台湾民众。同年4月,利用西来庵的改筑和祭事,集合资金,广募志士,参加抗日。一时台北、台中、南投、嘉义、阿猴(今屏东)各厅属各县居民,尤其是台南阿猴两厅交界的山地人民,纷纷参加,势力发展甚速,但为日寇所侦悉,在台南、嘉义、台中方面开始大规模的搜查。罗俊在竹头崎山中就捕,于是余清芳、江定知事已急,仓促集合同志千余人,祭旗兴师。7月9日拂晓,突袭甲仙埔支厅,另派别动队袭击小张犁、大蚯园、阿里关、十张犁等警察派出所,杀日警及其家属30余人。8月2日又袭南庄警察派出所,杀日人20余人。乘势于5日及6日,布下l000余人,攻噍吧哖市街,占据噍吧哖支厅东北l800公尺处标高593尺之高地虎头山,包围噍吧哖,与日本台南守备队及警察队交战。日方恃其强大的武力,日夜轰击,连战7昼夜。抗日军因训练未精,武器又旧,到底不能支持,山寨遂被日军炮兵攻破,乃乘夜退入山中。此时仅剩300余人,攀山过岭,风餐露宿,连跑十多天,奔到四社寮山中,但疲乏冻馁,疫病交侵,余清芳也病卧草中,加之日方搜查甚紧,至22日余氏在王来庄被捕。日人至翌年5月18日采取欺骗方法,将江定诱出后予以逮捕,这事件始告一段落。

  据日方公报:是役交战而死者159人,因抵抗而被击毙者l58人。被捕者1413人。

  但日寇对这次抗战,抱恨太深,于1915年5月,在台南开了临时法院,至8月25日,举行第一审公判,乃大泄毒手,发挥残暴,自9月6日至ll月1日,不到两个月间,领袖以下惨被执行死刑者95人,而同判死刑的达866人之多,于同年ll月10日,因大正天皇即位而改处以终身监禁,然而至1916年7月2日,江定等37人,又遭屠杀,另有22名志士被判15年苦刑,两人被判9年苦刑。

  不但如此,日寇竟将噍吧哖附近之后厝、竹园、番仔厝、新化、内庄、左镇、茶寮等20多个村庄住民,全部看作凶犯,制造了世界审判史上空前的大惨案。即囚集民众3200余人于一山坡,另择一大平地为刑场,以100人为一次,依次屠杀,除妇女外,不分老幼,皆就缚俯卧,老者龙钟佝偻,幼者就乳襁褓,无一幸免,实世界未曾有之浩劫。杀尸盈野,血流成河,且任其日晒雨淋,臭气薰天,凄惨之极,诚不堪设想了。

  (八)武装抗日运动的经验与教训

  台湾人民的武装抗日运动,至西来庵事件而告结束,每一次暴动都在日寇大规模流血恐怖的镇压下,完全失败了。抗日暴动失败的主要原因是:

  一、缺乏健全的中央领导者,缺乏一个革命的党。

  二、起义暴动者未受充分的战术训练,无游击战组织能力。

  三、各起义者虽前仆后继,但彼此缺乏联系。

  四、没有抗日民族革命政治纲领,多以复仇意识动员群众,故 团结不能坚固。

  五、与祖国没有密切联系,而祖国各革命团体对台湾人的抗 日运动,也缺乏指导与援助。

  但是,坚持十年的抗日暴动,也有相当的成就:

  一、抗日暴动用鲜血淋漓的事实,来反证日寇殖民政策和 “怀柔政策”的欺骗性,提高了台湾人民抗日的民族自觉性。

  二、爱国的起义领导者们开始由少数人的抗日暴动,进而展 开深入群众的民族革命宣传与组织,其中尤其是苗栗事件及西来 庵事件,虽然仍不乏利用迷信方式,但在联系群众这一点上,对 于以后台湾民族革命运动,有了极大的影响作用。

  三、台湾人民革命运动,从此以后开始与祖国的革命运动紧 密联系起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