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服务 > 台湾百科 > 历史

愤怒的台湾(二)

信息提供日期:2017-11-23信息来源: 市台湾事务办公室 [内容纠错]

  民族革命运动(自1915年至l931年)

  (一)日寇的“怀柔政策”

  如上面所说,日本初期统治台湾的政策是以暴力恐怖镇压台 湾人民的武装抗日,再行使权力,掠夺土地,榨取资源,同时实 现独占金融机构和企业的野心。

  虽然台湾人民的抗日武装一时被镇压下去了,但是由于土地 的掠夺和苛捐杂税的加重,台湾人民对日寇的仇恨,越积越深,原本无组织的个别反抗,也逐渐转为有组织的反抗,对日寇的统治, 都随时造成威胁,于是日寇也就不得不改变方式,而采用欺骗政策。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乘机对中国及南洋扩张其侵略势力,以台湾为侵略基地,正需要利用台湾人。因此开始对台湾人采取“怀柔政策”,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各方面,都采取了一种改良主义,如推行日语教育等。

  (二)内外形势与台湾抗日运动的再兴起

  不管日寇对台湾人民采取何种政策,目的是要实现“标准殖民地”。所以一切政策,都是为了“日本资本主义的繁荣”,绝不会顾及到台湾人民的死活。在台湾的所有日本人,在社会上都占有优越的地位,台湾人民遭受着民族的歧视,在经济、政治、教育各方面,都得不到平等的待遇。

  政治方面 台湾人民没有丝毫的政治权利和自由。强大的警察组织统治着全体台湾人民。因为有“六三法”的存在,日寇在行政上,可以任意滥用“违警例”,这是警察的大权;凡是法律所没有的罚则,都可以藉“违警例”来执行;凡警察认为不如意,就以“违警例”加以处罚。

  经济方面 日本资本主义在台湾发展的过程中,首先破坏了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原有的小规模的手工业和家庭工业,在资本主义近代工业的压迫之下,日趋破产。日本帝国主义者,利用封建剥削关系,来掠夺土地,进行其资本的原始积累,使广大的农民陷于极端困苦状态,甚至破产而沦落为贫苦工人。又因为日本资产阶级在强有力的政权及金融机构的保护之下,垄断了台湾全部的经济命脉,使台湾民族资产阶级丧失了发展的机会。

  文化教育方面 日本帝国主义在台湾普及普通教育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消灭台湾人民的民族意识,坚固其统治权,是为了培 养低级的办事人才,作为剥削台湾人民的工具。但是,由于政治 上的压迫,经济上的剥削和社会上的各种不平等待遇,台湾人民 的民族意识不但未被消灭,反而日益增强起来;而接受近代的科 学教育之后,他们感知了新的知识、新的文化、新的思想,对于 日本帝国主义统治台湾的政策和方针,采取了批评的态度。 在台湾内部这种新的客观情势之下,台湾人民的抗日运动,也 就以新的形态出现了。但是,刺激台湾人民采取新的形态,开始 新的抗日运动的,是国际情势的大变化。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国际情势起了很大的变化:

  第一,诞生了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苏联, 它对于世界革命中殖民地的民族革命问题,影响很大,极大地激 发了台湾人民的抗日情绪。

  第二,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为契机,中国民主革命的浪潮,也日益高涨起来。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及其活 动的展开,国共合作的实现和北伐的成功,在文化和社会方面,自1919年的“五四”运动开始出现的重大变化,新旧思潮的对流更 替,新旧制度的决斗,新旧势力的消长,所有这些当然都直接或 间接地影响了台湾的民族运动。

  第三,中国进入了前所未有的战 争年代,从1925年的上海“五卅”惨案开始,演至沙基惨案、省 港大罢工、国民革命军的北伐,以及后来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等 等,都是反帝反封建的具体表现,这对于台湾民族革命运动,也 产生很大的影响。同时,这一时期的日本革命运动的浪潮,也影 响了台湾革命运动,尤其是日本共产党和日本农民组合,给了台 湾人民很多帮助。

  (三)文化协会、农民组合、工会

  1915年的大屠杀(西来庵事件)以后,约五六年之间,台湾 人民的抗日运动,一直处于消沉状态。

  直至l919~1920年之间,受了国内“五四”运动的影响,一部分进步的知识分子,组织了“启蒙会”和“新民会”,仿效当时国内的《新青年》,出版《台湾青年》,开始了台湾人民的启蒙运动。同时以东京的留学生为中心,组织了台湾青年会。这些学生又利用放假的时间,组织巡回讲演团,在台湾各地批评日本在台湾的统治政策,唤起台湾人民的抗日情绪,引起了日本统治者极大的恐慌。

  1921年,进步的知识分子和开明绅士,组织起了台湾文化协会,有计划地推动启蒙运动,这是最初的全岛规模的台人抗日运动组织。不过这个协会,初期也只限于知识分子,还没有工人、农民参加,但对于工人、农民的影响是很大的,台湾文化协会对初期台湾民族运动的贡献是不能抹煞的。

  由于台湾文化协会的启蒙运动,台湾的工人和农民,也开始组织起来。台湾农民的第一个组织是l925年初成立的“蔗农组合”,这个团体是为了反抗制糖公司对台湾蔗农的残酷剥削、维护蔗农的利益而组织的。最初因原料问题引起蔗农与公司间的斗争,本来是一种经济斗争,但因政府出动警察队加以镇压,遂由经济斗争发展成政治斗争。由于蔗农斗志的坚强,警察亦束手无策,结果各制糖公司也不得不向蔗农让步。

  蔗农斗争的初步胜利,刺激了全岛的农民,于是一般佃户也开始组织起来,各地成立了农民组合,向地主展开斗争,他们的目标是:确保佃农的耕作权;反对地主的残酷剥削,要求减租减息;反对日本制糖公司及拓殖公司对台湾农民的无理剥削和奴役。后来蔗农组合与各地的农民组合合并,成立一个统一的台湾农民组合,成了台湾农民的唯一的坚强的联合组织。从此以后,为了竹林问题、芭蕉问题、原料问题、租谷问题,先后展开了数十次的激烈的斗争。从此以后,台湾的农民运动就不是单纯的抗日运动和经济斗争,已包含着许多具有阶级性的政治斗争的成分。

  台湾的工人运动也在1925年,有组织地展开起来。工人运动 的中心是工会。它们已经采取了近代工会的形态,以保障工人权 利,改善劳动条件,发展工人福利事业为主要宗旨。为实现这些 目的,他们曾先后发动了无数次的罢工。如高雄士敏土公司、基 隆码头、台北印刷厂的几次大罢工,使台湾统治者惊惶万状,而 大声疾呼说共产党已在台湾扩张势力了。自1925年初至1927年 末,仅在这三年之间,台湾各地成立了数十个大小工会,但互相 没有密切的联系,因此各次罢工斗争,都不能得到满意的结果。于 是在1928年初,开展了工会的大联合运动。可惜,由于台湾文化 协会左右派的分裂,致使台湾的工会,也形成了左右两派,成立了左派的台湾总工会和右派的台湾工友总联盟两个团体。

  (四)台湾民众党、台湾自治联盟、台湾共产党

  如上面所说,台湾文化协会,初期不过是文化思想的启蒙运 动,同时也是台湾各阶层人民的统一战线,虽然主要的领导者多 属上层知识分子,但会员包括开明资本家、地主和一般工商业家, 后来也有不少工人、农民参加。

  但是,由于初期共产主义者的活动,使这个团体逐渐表现出 左派倾向。在这时期,上海、东京及台湾各地都有社会科学研究 会、学术研究会、读书会等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团体在活动,这些 团体的成员,大多数同时也是文化协会的会员,他们在该会中占 有绝对之优势。以后文化协会分裂,一些人另组台湾民众党。以 后又再告分裂,大地主及资产阶级于l930年8月17 日另组台湾 自治联盟,其政纲较台湾民众党为单纯,仅限于地方自治的改革。

  台湾共产党于l928年春在上海成立。从莫斯科回来的共产党员林木顺、谢雪红等到上海之后,召集上海(翁泽生等)、台湾(蔡孝乾、林日高等)、东京(陈来旺等)的共产主义者,在日共领袖渡边政之辅、德田球一等及中共、韩共许多领袖参加之下,以日本共产党台湾民族支部的名义成立台湾共产党。

  该党控制了台湾农民组合、台湾各种工会、台湾文化协会、反帝同盟、赤色救援会,甚至影响到台湾民众党,展开了各种各样的经济、文化或政治斗争,形成了1928年至l931年台湾民族革命运动的高潮时期。

  当然,日本当局对于台共及台共控制下的农民组合、工会等各团体的活动,是不会放过的。l929年2月12日,对农民组合的干部及活动分子,一次逮捕数百名,破坏了各地的农民组织;1931年3月起,开始镇压台共,逮捕了800多人,搜捕先后持续了两年多,反帝同盟盟员及赤色救援会会员,共被逮捕2000多人,继而就是台湾文化协会及台湾农民组合被迫解散。

  这样,台共领导下的台湾民族革命运动,又被日本帝国主义强大的警察力量镇压下去。从此,经过“九一八”事变、中日战争、太平洋战争,直至日本投降为止,台湾人民都过着台湾有史以来最黑暗、最痛苦的生活。

  (五)雾社事件

  台湾的民族革命运动,大体上都在占台湾人口最大部分的汉族中进行。作为少数民族的高山族,表面上虽然没有任何组织,也没有任何政党政团向高山族推行宣传教育工作,但是我们应该知道,大部分的高山族是与汉民族杂居,或经常接触的,因此汉族的民族革命运动对高山族的影响是很大的,他们的文化水准也在日渐提高,他们也开始了解反抗日本的暴力统治的方法。这种进步的高山族的抗日思想,也逐渐传至深山中的高山族中间,终于在1930年发生了震动日本朝野的雾社事件。这次事件的经过是这样的:

  是年l0月27日,雾社地区举行秋季运动大会,自22日起开始准备会场。高山族一向是很耐劳役,而工钱又低廉,但是日人却蔑视他们,所以他们平素就对日人怀了反抗心。这次举行运动会,日人便雇了高山族十余人,搬运木材。此时因下雨,道路泥泞,工作进展迟缓,监工的日人警察石川和吉村二人,就执鞭痛打,其中一人不服,反唇叱骂,日人愈怒,便更加毒打,至夜半此人因伤致死,全山高山族旧恨新仇并发。时有两名高山族人,日名叫做花冈一郎和花冈二郎,均受过中等教育(一人毕业于师范学校,一人毕业于农业学校),担任小学教员,是高山族的知识分子。且他们的妻室美丽,曾为日警图奸未遂,怀恨未报。于是高山族社众乃推花冈兄弟及头目莫那鲁道为首,筹谋决定于运动会那日发动暴动。

  27日晨,如期举行运动会,日人来宾及学生家长都来参观,正在兴高采烈之时,高山族社众早已埋伏会场周围,约近午刻时候,他们先将儿童逐一抽走,花冈兄弟脱了教员制服,换上高山族服,角声一鸣,高山族众500余人挺身而起,刀光闪闪,人头落地,把在场的日人尽皆杀死,同时围攻警察派出所、邮局、日人公司、日人官员宿舍等,共杀了l34人,受伤半死者215人。他们占领雾社三天,获取武器弹药,退入深山。日人遂遣大兵,实行围剿,但在深山森林里面,已无用武之地。于是日人不顾人道,违反国际条约,使用飞机投下毒瓦斯,再加兵马,接战月余,尚未有显著战果。后来用了招降政策,但高山族的同胞始终拒绝日寇的诱降。至11月19日,在马赫坡社第一岩窟附近,发现了高山族人缢尸19具,20日在第二岩窟附近森林中,又发现了妇女儿童l40人自缢而死,或是中日寇毒瓦斯而死的。其他战死及自缢者400多人。莫那鲁道及花冈兄弟以下干部40余人,均在岩窟中一齐自尽。

  高山族这种宁死不屈的表现,一方面是受了台湾汉族民族运动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更加激励了汉族的抗日意识。

  (六)台湾民族革命运动的经验与教训

  1915年至l931年这一时期的台湾民族革命运动,同样也都被日本帝国主义的武力镇压下去,其主要原因是:

  一、日帝对台湾统治力量的强化。

  二、台湾各种革命组织尚未巩固,统一战线的形成不够,遭致日寇个个击破。

  三、此时国内混乱,不能给予台湾民族革命运动以有力的援助。

  但是,这一时期的台湾民族革命运动,已有与昔日不同的特征和成就:

  一、台湾民族革命运动,已在台湾人民中间,造成了广泛的思想上的启蒙,台湾人民的觉醒,比以前更普遍了。

  二、台湾民众党的被强制解散,日寇于l929年至l938年对台共以及各民众团体的大弹压,暴露了其“怀柔政策”的虚伪性,坚定了台湾人民进行不妥协斗争的信念,为台湾民族革命运动的统一战线开辟了一条大道。

  三、台湾民族革命运动已开始组织化和规律化,台湾人民已经成立了自己的政党——台湾共产党,而该党在台湾人民的各种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四、台湾人民的抗日运动,已经不是孤立的。一方面已取得与高山族的联系,另一方面得到祖国和日本人民的支持,尤其台湾共产党在中共及日共领导之下,台湾民族革命运动,成为世界反帝反封建的民族解放运动重要的一部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