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服务 > 台湾百科 > 历史

愤怒的台湾(三)

信息提供日期:2018-03-12信息来源: 市台湾事务办公室 [内容纠错]

  抗战时期的民族运动 (自1932年至l945年)

  (一)“皇民化”政策

  自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彻底走上了法西斯道路,积极准备侵华战争。因此,日本对台湾的殖民政策,也进入了新的阶段,极力推行麻醉政策,提出所谓“皇民化”运动。

  因为日本对台湾人一向视为异民族,压榨残杀,毫无顾恤,因此抗日斗争层出不穷,使日本统治者也痛感来日必成大患,战时更有极大的危险,当然更谈不上使台湾人民成为南侵的人力资源。所以日寇提出了“岛民皇民化”的口号。其第一步就是汉文的废止,任何学校、商业机关,都不准使用汉文,同时台湾各报纸杂志的汉文版也一律停办。第二步就是强迫台湾人民学习日语日文,这样可封锁新闻,使每一个台湾人因此忘却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员,而误认为自己也是“日本人”。

  日寇以强迫手段推行所谓“国语普及运动”,办所谓“国语讲习所”,提倡所谓“皇民意识之发扬”,其真正的用意,当然不是为了提高台湾人民的文化水准,而是使他们在“皇民化”政策之下,成为日本帝国主义的“顺民”。

  日寇在社会其它各方面也强行推行“皇民化”政策,如公布鼓励台湾人民改用日本人姓名的办法等。

  (二)抗战时期的台湾民族运动

  自从1931年台湾共产党被日本帝国主义破坏以后,台湾的民族革命运动,就失去了领导中心,而且白色恐怖遍及全岛,左派的民众团体,也都被破坏殆尽。从此,台湾民族革命运动,就一直消沉下去,处于低潮阶段。

  但是,正如前所说,因抗战期间,日本帝国主义者对台湾人民的压迫、剥削和奴役日益加深,台湾人民的反抗事件,层出不穷。不过,由于没有一个有力政党的统一领导,他们个别的没有组织的抗日运动,都在事前就被日军当局的秘密警察镇压下去,事后日寇反诬台湾人民保卫家乡的行动,给他们屠杀台湾人民以藉口。下记几个事件都是这些证明:

  基隆炸弹案 日本人自“九一八”事变以后。即在台湾盛唱“台湾是国防的第一线,日本南门的锁钥”之说,以应付所谓“非常时期”。在各州设立“国防议会”。当时日本海军元帅、军令部长伏见宫亲王,于海军大演习之后,与海军元帅梨本宫亲王先后到台湾,鼓励“国防第一线运动”,视察“自治”情况,及为“台湾国防议会联合会”举行成立典礼(1934年10月1日)。但前一天,在基隆突然发生炸弹案,炸毁了警察署一部分建筑物,炸伤了两人,引起全市的恐慌。台湾的日本当局,以为这个事件是台湾人阴谋暗杀上述两亲王,反抗日本在台湾的国防建设,因而动员了全岛的警察,搜捕他们认为的“不稳分子”。搜捕达一月,许多无辜人民,遭到残酷的迫害。

  众友会叛乱案l934年间,曾发生过“众友会”的“阴谋武装叛乱”案件。其经过情形是这样的:蔡淑悔(1936年时,36岁)于I927年毕业北京大学后,在国内参加过抗日运动,l929年回台,在他的故乡台中县大甲区清水镇,与曾宗、陈发森、陈家魁等,.组织“众友会”,募集会员,训练“国术”(所谓拳头)作为武力抗日的基础。陈发森、陈家魁等是华侨,颇懂国术,是“江湖”的志士,被蔡淑悔等所聘,在“众友会”教导国术。但由于蔡氏是由祖国回台的知识分子,民族意识强烈,常常与该地的日警发生口角,成为日警的眼中钉。至1934年,这个组织被当局发觉,于是年9月间大肆搜捕,以为全岛学习“国术”的人都与这个团体有关,遂下令全岛警察机关,逮捕所有的国术教导员及学习者,结果全岛被逮捕者达425名之多。这一案件直至l936年6月30日及l0月10日两次,以谋武装叛乱扰乱治安罪,提起公诉。在受审的两年间,这些被捕者都遭受了惨绝人寰的酷刑,以致许多人在狱中病死,或成了废人。从此以后,台湾当局就下令禁止台人学习所谓“中国拳头”。

  东港事件 日军攻陷南京前,即计划袭击广州,但当时的外相宇垣一成考虑对英关系,反对攻广州的军事计划,因此日军大本营即急命已向广州进发的军队,暂时调往台湾待机,这一支军队于台湾南部枋寮地区登陆。

  由于新闻的封锁,台湾人民对于战事的发展始终都毫无所知,所以南部地方的台湾人民,却误认日军的登陆是中国军进攻台湾。一言传出,马上就传遍了全岛。虽然是传闻,但痛恨日本统治的台湾人民,就开始勃勃欲动,到处出现了台人对日人“不客气”的现象,引起台湾总督府及一般日人的恐慌。

  于是台湾日本当局,就制造了一个震骇日本朝野的东港事件。据日方的报告:1941年前后,“台湾独立运动”领袖欧清石(澎湖人)、郭国基、吴海水等,鼓动台湾人民起义,以配合中国军队的登陆作战,他们向台湾人民征募很多资金,已经在澎湖、高雄、东港等地买了许多渔船,预定在东港、枋寮海岸迎接中国军队云云。日本当局就藉此开始搜捕所有的“不协力分子”,时达一年多,结果逮捕了l000多人。东港、高雄、澎湖地区的渔夫,尤其是东港的平民百姓无不受到惨无人道的拷问和毒打。经过很久的审讯,欧清石被判死刑,其余被判无期徒刑、15年苦役等等。欧氏在狱中被美国飞机炸死,其余到台湾收复后,才被释放出来。

  瑞芳抗日军案 太平洋战争末期,日军的惨败已无法掩蔽,因此日当局对台人丧失了信心,他们以为台湾人随时都可能起来反抗,以配合中国和美国军队的作战,所以对每一个台湾人的行动,都加以严密的监视。那个时候,瑞芳地方煤矿主李建兴,与日本警探发生冲突,日警怀恨在心,向日本军部和宪兵队控告李建兴在瑞芳地方招军买马,阴谋在台湾建立抗日军队,甚至捏造白崇禧、余汉谋给李建兴的密信。于是,日本军部及宪兵队惶恐万状,立即派出大队,包围瑞芳的矿山,逮捕李建兴一族及矿山全体工人,共500多人。直至台湾收复时,这个案件尚未审完,但被释放出来的,只剩了l00多人,其余300多人,都在狱中被活活打死,家族也领不到尸体。

  李建兴出狱后,曾于1945年末,在瑞芳镇(当时他已做了该镇镇长)开了一个悲壮的追悼会,全岛各界人士都有参加,因东港事件曾被日寇关了数年的郭国基也前往出席,并发表激烈的演说,提议组织“对日报复会”,向尚在台湾的日本官吏和军人,进行复仇行动,但由省政府官员劝止。

  苏澳间谍案 开罗会议以后,一个时期美军曾计划登陆台湾作战,因此,美国的潜水舰常出没于台湾近海。据传,l944年某月某日,苏澳港附近,浮起了两艘美国潜水舰,当时在近海捕鱼的渔夫们,被这只怪物吓坏了。但是,美舰的水夫却用口语向台湾的渔夫说:“我们是美国的潜水舰,来台湾近海探日军的防备情况.不久就会配合中国军队登陆台湾,赶走日军,解放你们台湾人的,请你们把我们引到陆上,看一看,我们就走了。”对于美国兵这种要求,渔夫们半喜半忧,喜的是台湾不久就会解放;忧的是如果这件事情让日本当局知道,他们一定要遭殃的。在进退两难的心态下,他们把两个美国人带上了陆地,之后又把他们送回潜水舰。不幸这个事情终于为日军的侦探所知,招来了一个惨绝人寰的“苏澳间谍案”。

  日军情报机关接到消息后,立即派大批军警拘捕了那两个渔夫,并搜出一匹美国人赠送的洋布和两包美国烟。由于有这些证据,日本当局认为苏澳所有的渔夫都是中国或美国的间谍,共逮捕了70多名。当然,这个消息苏澳地方的人民不敢传出,恐有后患,所以无人知道,直至台湾光复后,见一切政治犯被释放出来,这些人的家族始向省府当局陈情,要求释放。此时,台湾人民始知道有这样的“冤狱事件”。但是调查结果,被捕70多人皆被惨杀,无一幸免。

  这不过是后来的传说,谁都不知道这个案件的真相,因为,被捕者没有一人生还,日方又未曾发布过任何公报,有关这个案件的警局的“调查书”也被毁灭了,这个案件便成了“无头”公案。

  (三)台胞在国内的抗日运动

  由于在台湾岛内,日寇的压迫非常厉害,白色恐怖遍及全岛,抗日运动开展得非常困难,许多抗日分子都秘密返回祖国参加抗诗战争,协助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各种斗争。 台人在国内的抗日运动,可以分为两种:一种由国民党领导,另一种由中共领导。因为台湾人民痛恨日寇,只要反日,其余都不大计较。当时成立了各种抗日团体,如国民党台湾党部、台湾义勇队、抗日复土总联盟会、中华台湾革命党、中华台湾革命大同盟,后来这些团体在重庆联合,成立“台湾革命同盟会”。他们在抗战中,也尽了台胞对祖国应尽的义务,对于抗日战争有了相当的贡献。

  参加中共,真正为国家民族,为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为完成中国民主革命而奋斗的台湾同胞,也不乏其人。l931年台湾共产党被日本帝国主义破坏了以后,一部分台共党员,回到祖国,参加中共。国内的台湾青年中,参加新四军及八路军,与日军作战的也不乏其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