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莹夺目的雪山群峰(二)

信息提供日期:2015-02-11信息来源:市台湾事务办公室   [内容纠错]

  这里谷风强劲,人们被风吹得举步维艰。幸而路的两旁架着栏杆,地上又用木头四步一拦、五步一隔地挡着,它使游人得免意外。在这个路段上所设的栏杆,除了保护登山者的安全外,本身所具有的粗犷豪放之气,也是特有的景观之一。而凭栏更可眺望日出,观览云海,可称得上是赏心悦目之事。

  顷刻间,东方的天边,有一处呈现鲜明透亮的橙红,橙红之上,是非常纯洁明丽的湛蓝。没有渲染画的空灵缥缈,它只是很单纯。很愉悦,而且很真实地告诉你:太阳要出来了,是个美丽的太阳。

  在大霸之下,绕向石峰右侧,此时景象为之一变。在陡峭的山壁之后,竟是椭圆形态。路是人们从岩壁掉落的风化石堆中勉强踏出来的,有的根本无路可寻。

  仰望飞岩危崖,下临断崖峡谷,登山者穿行其间,都会提心吊胆。壁上结就的冰柱,滴答滴答地落下水珠来。天气暖和时,冰柱融化跌落,砸到游人头上,开始以为是石片,及至发觉原来是“冰棒”,都不胜惊喜之至。

  过了风化石区,便是长满荆棘杂树的山路。向右通向呈三角 形的小霸,向左有循山势构筑的铁梯、铁链,可帮助游人攀登至大 霸尖山之顶。

  当人们借助“青云梯”和“通天索”的力量登上顶峰,眼前骤显 空阔。此处岩石突出的地方,可容纳20多人立足。早到的人,或坐或卧地静待观赏云海日出的妙景。

  眼看太阳就要出来了,宁静的云海,幻化的颜彩。在远远的云天一线间,灿烂辉煌的朱红辐射无际。金灿灿的红太阳出来了,是用快速而欢欣的赞叹跳出来的。乍出的太阳,像一枚含着丰富水分的红色生蛋黄,依稀在薄薄的软膜里流动。而后像渐被煮熟似的凝固着,终于恒不走样地大放它的神奇光彩。

  云雾环拱的大霸尖山顶上,大小岩石堆簇,互以不同姿态显露着峥嵘头角。岩石缝隙间长着不少生命力坚韧、枝干苍古的矮树丛。凡是登山者到了山顶上时,都要呼朋引伴地围坐在3490米的标记,一头可资怀抱的青黄色小石狮旁留影。

  当登山的人们在这一览众山小的大岭之巅欢喜雀跃地领略了大霸尖山的日出奇观之后,踌躇满志地下山时,浓厚沉滞的云层,在阳光的照射下逐渐散开,逐渐淡远。山峦从缥缈中现出原形,有的山势雄伟,有的重峦叠嶂。而罗列的翠绿山岗,更有“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情趣。只是万山千谷,各有雄姿,各具媚态,又非这一句诗所能形容净尽。

  论山势,大霸尖山高峻险峭,巍峨雄奇,具有阳刚之美;绵亘逶迤,柔顺俏丽,辅以青翠的山村,则有阴柔婉约之妙。论谷形,或森严如巨斧切割,或依山如巨龙盘转。分合之间,变化错杂,真是佳景天成。

  大霸尖山之美,岛内外闻名,登山者前往一游,真是不虚此行。大霸尖山山形独特,多原始森林,其尖顶四面各以约45度角斜落几百米之后,忽然化为断崖绝壁,垂直插落深谷大壑底,远远望去,恰似一座金字塔浮起在绿浪之中。

  大霸尖山峰顶有一座高逾150米的奇岩突起,下宽而圆,上稍窄而平,酷似一只倒置的熬酒桶,故有“熬酒桶山”之名。这座奇岩在清朝中期已出了名,但未有人攀上。本世纪初,日本人沼井铁太郎组织30人的登山队试攀,仅濑古喜三郎“抢峰”成功,登上绝顶。1959年3月31日,以蔡景璋、邢天正等为首的10人登山队集体登顶成功。现在大霸尖山已成为台湾登山运动的“热门”对象,成功攀上者越来越多。

  距大霸尖山西南分棱的700米处的一座尖峰,叫做小霸尖山,高达3445米。小霸尖山跟大霸尖山比较,山形极其相似,惟独山顶迥异其趣,四面都是削直绝壁,风化剥落严重,形成一层一层梯田状,越往上越尖削,顶端竟似削尖的铅笔。整体看去,好像一座矗立在山巅的泰国佛寺。  

  大霸小霸,比肩而立,中隔深壑,而山下尽力葱笼森林。两山好似一对孪生兄弟屹立于林海之上,各显豪迈英姿,大霸雄浑,小霸俊伟,为不可多得的奇山。

  据泰雅族古神话说:鸿蒙初辟,大霸尖山上的巨岩忽然裂开,进出男、女二童。后来长成结婚,生育子女,繁衍出现在高山诸族。又相传其中有一族迁徙到“玛耶”去,至今渺无音讯,亦不知“玛耶”究竟是什么地方,无从查究。现在泰雅族人仍尊大霸尖山为“祖山”,每年祭拜之俗,以茅草、野花为献,望山拜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