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屏溪冲积而成的屏东平原(一)

信息提供日期:2014-05-20信息来源:市台湾事务办公室   [内容纠错]

  屏东平原在台湾岛西南部,高屏溪以东,北起六龟、美浓、旗山一线,东以中央山脉南端西侧隘寮断层崖为界,西至高屏溪西岸,南段在九曲堂、林园一线。南北长约60公里,东西宽约20公里,略呈矩形,面积1100平方公里,是台湾省第二大平原。  

  屏东平原为一陷落冲积平原,主要是高屏溪、东港溪、林边溪和士文溪的冲积扇所形成的平原,它的东、西、北三面靠山,南面濒海,形似一矩形槽谷,两侧山丘夹峙,南北狭长,东临中央山脉的高山断层,西隔高屏溪与凤山丘陵相望。平原上村庄密布,粮产丰富、交通发达。  

  老浓溪、楠仔仙溪以及源于中央山脉南端的隘寮溪、林边溪、力里溪等自隘寮断层崖出山后,携带的大量冲积物,一部分汇入高屏溪输入大海,其余的皆在谷地形成众多冲积扇。沿海因地壳下降幅度大,沉积深厚。  

  屏东平原属热带湿润气候,雨量集中在夏季,全年气温高,土壤肥沃,地下水丰富,是著名的鱼米之乡。从高雄不论乘坐火车还是汽车,一过高屏溪大桥,便进入屏东平原碧绿的田野,这里到处是成片的稻田、香蕉林、甘蔗林、木瓜树……一望可知是一个农业发达的地方。当地有首歌谣:“看不尽武山苍翠,流不尽淡水清漪,春满千家,花红四季,蕉田果圃,洒遍黄金地”,唱的就是屏东平原的美丽富饶。屏东平原的开发比台南、高雄稍晚,但在全省还算是开发比较早的地方。这里早期为流放罪人的烟瘴之地,郑成功收复台湾后,他的儿子郑经于永乐十八年(l664)大力推行屯田制,有少数士兵和广东省客家籍移民最先到此垦殖。至清朝乾隆年间屏东平原的土地已大部分被开垦,现在的屏东市那时已初具市街形态。清朝道光十六年(1836)建筑城垒,名曰阿猴城。1920年,因其位置在高雄市半屏山以东,改称屏东。屏东平原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溪流纵横,对发展农业生产极为有利。屏东县的稻米产量占全省第二位,每年4月正当全省青黄不接之时,屏东平原上的早稻已开始收割。这里的早稻每年12月即可播种,比其他产稻区大约提早一个多月,收获期在全省也最早。除稻米以外,屏东平原甘蔗的产量在全省也占重要地位。屏东平原夏季气温高、雨量多,最适合甘蔗的生长发育,而冬季甘蔗收获期时降雨很少,这对于甘蔗含糖率的增加极为有利。没见过甘蔗林的人,一定以为粗壮的甘蔗是成行成列地生长的。其实不然,人们如果到甘蔗林仔细一看,很少有一棵甘蔗是老老实实地直立着的,它们总是歪三扭四、横七竖八地生长在一起。在屏东平原上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一片片无边无际的甘蔗田。屏东平原是全省主要的产糖区之一。屏东糖厂的日榨能力为3000吨以上,是台湾糖业公司所属的最大的糖厂之一。

  屏东平原不仅稻米香、蔗糖甜,也是著名的果乡。香蕉、西瓜木瓜、莲雾的产量在全省都居首位,其他如柑橘、菠萝、荔枝、龙眼等热带水果也都有出产。台湾的香蕉又大又甜,味道极香,被称为“水果之王”,是台湾省种植面积最广、产量最多的水果,一年四季都有收获,也是台湾省传统的外销水果。1967年全省香蕉收获面积约4万余公顷,产量达65万吨,外销38万吨,是台湾岛上香蕉生产和外销的极盛时期。当时,屏东平原的香蕉产量超过台湾传统香蕉产区的台中县和南投县,居全省第一位。可是好景不长,后来由于美国果农垄断组织在菲律宾大量增植香蕉,使台湾省的香蕉在国际市场上的外销受到严重威胁,迫使台湾的许多蕉农不得不改种水稻,因而香蕉产量逐年下降,到1980年,产量仅为21万吨,不及最盛时期的1/3。  

  屏东平原的西瓜,在全省也颇负盛名,尤其是无籽西瓜已大量推广。高屏溪大桥旁瓜园最多,瓜圃一片连着一片,西瓜产期从每年12月延续到翌年的6月。人们要是在这个期间到屏东来,在水果店、水果摊上到处都可以看到西瓜。不过在这里吃西瓜,有一点独到之处,喜欢佐以食盐,这种食盐是用甘草炒过的,呈淡咖啡色,撒在西瓜上,吃起来别有味道。据说这种古老的吃法,在广东、福建也有。在屏东的水果店里还可以看到许多用当地出产的水果制成的果汁和干果,像木瓜汁、香瓜汁、西瓜汁、木瓜糖、木瓜酥、椰子饴等。  

  屏东平原一年四季气候温暖,林木花草常绿,溪流水网密布,因而成为鸟类栖息的好地方。在屏东平原上,从濒临台湾海峡的东港镇、林边乡、佳冬乡,到依山的高树乡、盐埔乡、内埔乡、万峦乡,到处可以看到许多披着各色羽毛的鸟儿。这里不仅有许多留鸟,而且也是冬候鸟的大本营。每年秋季一到,从祖国大陆的北方,以及俄国的西伯利亚和日本的北海道,有许多种候鸟翩然来临。它们有的就在屏东平原过冬,有的从这里路过,飞往更南的地方。如果这时节在屏东平原宁静的田野漫步,或于溪边垂钓,或于海边观潮,常会见到各种各样的鸟儿忙着寻食、求偶或育雏。它们可以自由自在地歌唱,给碧绿的田野平添了许多生气。台湾的野鸟种类很多,据《台湾鸟类彩色图鉴》的记载,全省已知的鸟儿,包括亚种在内,共有428种,其中有终年栖息台湾的留鸟,也有大量的候鸟和过境鸟。在这些鸟类中有许多是十分珍奇的,如白腹红鸟、红头绿鸟、凤头燕鸥、黑长尾雉、环颈雉、蓝腹鹇。白耳画眉等。但是,这些大自然的娇客,由于栖息地不断受到破坏,加上河川、空气污染日益严重,以及长期以来的滥捕、滥杀,有的已濒临绝迹。

分享到: